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与老板玩起了夫妻交换
与老板玩起了夫妻交换
与老板玩起了夫妻交换
今天有点冷,因为是星期一,公司的事情很多,很忙,累了一天,晚上还要陪老板去C市陪一个重要客户吃饭,于是我打电话回家给妻,告诉她晚上有可能赶不回来了。C市距离我们所在城市两百多公裏,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晚上要陪客户喝酒,酒后是不敢驾车的,很有可能就在C市住一晚。
挂完电话,正在整理晚上要用的文件,老板走过来说:「小风啊,叫上你老婆一起去吧,万一晚上回不来,她一个人多寂寞啊!你张姐也去,让她们俩作伴好了。」原来刚才老板听到我打电话,所以专门过来打招呼。我想也对,反正公司出钱,不去白不去,于是再给妻挂了通电话,约好在哪裏接她。
一路无话,到了C市,赶到约定的大酒店,客户早已等候多时,于是老板和我都被罚酒。
一通昏天暗地的酒场攻防战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醉意浓浓、妄语连篇,客户色迷迷的盯着妻看,老板给张姐使个眼色,张姐识趣的举起酒杯,走到客户面前去劝了一杯酒,客户淫笑着将左手伸到她的屁股上又捏又摸:「美女劝酒,没有不喝的道理。」张姐藉着话题对妻说:「就是,小娟,你看,李总说了,美女劝酒他都要喝,你也来敬李总一杯,今天要让李总喝高兴了,不醉不归。」
妻望了我一眼,我故意不去看她,夹菜去了,妻无奈,只得站起身走到客户身边敬酒。我眼睛余光看到张姐让开了位置,客户也站起身来假装没站稳,整个人扑到妻的怀裏,这时张姐的位置恰好挡在我与客户中间,因此我看不到任何细节。
随着妻的一声惊呼,酒水洒了她一身,妻连忙藉口逃到洗手间去了。这时屋裏就只剩下我、老板、张姐和客户了,张姐满脸堆笑的陪着不太高兴的客户,老板悄悄走到我身边,伏在耳边跟我说:「跟你老婆做下工作,今天要陪好李总,不能扫了他的兴。」
我有点不高兴,心裏想着:『我为公司卖力,又不是卖老婆。』但嘴裏却不敢说,只能郁闷的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等了很久,妻终于出来了,她面无表情的望着我,我将妻拉到一边,做了很多思想工作,说:「这是我们公司很大的一个客户,不能得罪,况且只是陪酒,又不是陪睡,让他吃点豆腐哄高兴了,对我的前途有利,我们马上要买新房,看在房子的份上,就忍了吧!张姐让他吃足了豆腐都还笑得那幺灿烂,要学下人家怎幺做一个成功人士的妻子。」
妻似乎被我说动了,默不作声的回到包间,我却走到酒店外抽了支烟,其实我的心裏比妻更难受,不愿意看到妻被别的男人轻薄……
直到酒宴散了,我都没再进包间一步,告别的时候,李总淫贱的笑声刺破了我的耳膜,刺痛了我的心。
老板知道我很不爽,于是原定住一晚的计划取消,直接回程,并且这次他亲自开车,也算是对这次应酬的补偿吧!
妻靠在我的身上很快就睡着了,她已经醉了,后来进去不知道被他们灌了多少酒,也不知道被那混蛋客户轻薄到何种程度,我不敢想。
开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老板将车停靠在了路边,推开车门摇摇晃晃的走到后座位置,打开车门对我说:「小风,我实在不行了,你来开吧,你后半场都没参加,我至少比你多喝一倍。」
我无奈的下了车,坐到驾驶的位置,张姐坐在副驾,这样就变成了老板和妻子在后座,来的时候是我开的车,妻在副驾,老板和张姐在后座。
我无处发泄心中的暗火,猛踩一脚油门,车骤然间一飙,妻被晃醒了,迷糊不清的转了个身又继续昏睡。我从后视镜裏看到妻靠着右边的车窗,心裏稍许安慰,至少没有像刚才靠着我那样靠在老板身上。
车行没有多久,我便注意到刚才下车时故意放下的后座隔板被擡了起来,老板此时已经整个人挤坐到了中间,侧身贴着妻,将脸埋在妻的秀发裏,贪婪地嗅着,下面的动作后视镜裏看不到。我急火攻心,正要发作,却感到胯下一凉,接着被一阵温润包裹,此时我才惊讶地注意到张姐竟然趴在我的裆部,刚才因为太在意妻,竟然被她拉开我的裤炼,掏出我的命根子,含到嘴裏才发现。
这时候我的心裏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鹹五味俱全:妻被客户揩油让我心酸,张姐的口技神乎其神让我爽得甜滋滋,妻正在被老板欺辱让我苦不堪言,这种平时喜欢在网上看的换妻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辣得我头脑发麻,妻的不反抗甚至于配合让我鹹涩难当……
我打开定速巡航,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抓着张姐的头髮,使劲往下摁,背紧贴靠椅支撑,屁股努力向上挺,眼睛望着后视镜,看到老板一副猥亵的侧脸正喘着粗气,亢奋的眼睛发着红光,头髮一震一震,我心中五雷轰顶,难道……
扳下后视镜,我终于看到他们的下半身,妻的裤子已经被拉到了膝盖位置,侧卧在车座上,头埋在车窗位置,看不见什幺表情,屁股横在座椅中间位置,双腿并得很紧,但却阻挡不了老板那条粗大邪恶的阳具长驱直入。
老板不知道在什幺时候已经脱光了下半身,车裏开着空调,所以并不会觉得冷,反而这种刺激的游戏让他腰上隐现汗珠。他正努力地做着活塞运动,两只手从腰部伸进妻的上衣,虽然看不见裏面的情形,但妻胸衣物鼓胀蠕动的凸起,明确地表明了妻的双峰正在被蹂躏。
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倒是老板嘴裏含含糊糊的呢喃着什幺,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噢……噢……小娟,爽死我了!刚才老李帮你舔得舒服吧?你不让老李干,现在让我干,我太高兴了!噢……我爱死你了,小娟,啊……啊……」听到这裏,我终于明白了,刚才妻不单被那天杀的客户揩了油,连最私密的部位都被欣赏、品尝过了!
我感到全身无力,恰在此时,下体传来一阵酥麻,张姐的舌头在我的龟头转了几圈,然后深深的埋进她的喉咙。后腰也传来酸麻感,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右手顺着张姐的后裤腰伸进去。
她没有解开裤腰带,虽然有点紧,但我还是蛮横的直捣黄龙,食指扣在她的肛门上,中指抠进了她的阴户,张姐含着我命根的嘴叫不出声,只能在喉底发出「呜……呜……」的哀鸣,她的私处早已经一片汪洋。
湿滑的感觉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望着后视镜裏随着窗外车灯忽明忽暗、若隐若现,正在被老板抽插着的妻的白皙屁股,将满含屈辱与愤怒的精液疯狂地射进了张姐的喉头,呛得张姐想擡头透气,却被我的左手死死地按住不能动弹,这个时候,我连方向盘都懒得抓了。
与此同时,老板也到了最后时刻,他掀起妻的上衣,埋下头在妻的乳房上肆虐,以我的位置看不到他是否含住了妻的蓓蕾,但从他口齿不清的呓语裏我知道他肯定含着什幺,但愿不要是妻的舌头,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妻一声如歌如泣的呻吟打消了我的顾虑,是啊,只要妻不配合,他想以这个姿势吻到妻的嘴唇是不可能的。
老板粗重的呻吟响起:「噢啊……吼……」随着这一声响起的还有妻的一声长吟:「啊……呜呜……」我想老板是射精了,妻每次在我射精的时候都会说:「啊……好烫啊,好舒服……」但这次没有,她不敢说,但我知道她一定很爽。
老板滚烫的精液射进她子宫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比我的让她感觉更强烈?不敢再往下想,我专心的开起车来。车厢内恢複了平静,张姐抽出车头的纸巾擦干净嘴后靠在椅背上假寐,后座「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过后就再也没有其它任何声响,只有「呜呜」的风声在车厢四周回蕩,似在哭诉着什幺。
一夜无话,我与妻当晚分房而睡。
第二天,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C市的那单合同已经确定,并赞扬了我昨天的表现,因为此次合同数额的巨大,我直接升任部门经理,并奖励了我一台宝马320i。
走到公司大楼停车场,看着刚刚属于自己的那辆宝马车,车头「BMW」字样刺痛了我的眼睛,是啊,「别摸我」!为了你,妻子让别人摸了个够、亲了个够、操了个够,这道阴影在我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夫妻生活上到底会産生多大的影响,我还能感觉到幸福吗?这笔交易值吗?我的心裏涌现出了无数的问号……
12月12日,阳光明媚
又是一个星期一,公司裏的事还是那幺多,公司裏的人还是那幺忙碌。上周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天,一切都似乎恢複了平静,在这七天裏,妻一直没有让我碰过她,女人的心理就是这幺奇怪,明明是自己默许了老板的侵犯,却要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如果说客户的猥亵是因为我的劝说给了她压力,那老板真枪实弹的侵犯,则完全是因为妻的默许,或许她会怨我为什幺没有阻止,是我的沈默给了她无声的压力。我并不知道当时她看到张姐为我口交没,也许当时我拒绝了张姐,她也会拒绝老板,是因为赌气吗?谁说得清呢!女人心,海底针,没有哪个东方的传统女性会承认自己想被别人操,太多的因素让她们找各种藉口为自己的行为开脱,「因为酒,因为你,因为他」,就是没有「因为我」。
昨天我去了趟老板家,周五晚上老板就约了我们两口子到他家去吃饭,妻拒绝了;周六晚又约,再次被妻拒绝。昨天晚上老板第三次盛情邀请,我很清楚老板的心思,但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扫老板的面子,在劝妻无果的情况下,我只身一人赴约。
这其实是我喜闻乐见的情形,妻的拒绝让我心裏很舒服,同时也很落寞,活得最累的就是那些在自己最亲的人面前还要戴着假面具的人,心裏不愿意让妻去赴约,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劝说她:「去吧,人家都邀请三次了,跟领导关係总要维係的。」听到妻的拒绝,心裏高兴,表情失望:「你不去我得去,不然以后在公司难混啊,你早点休息吧!」
妻一言不发,似乎是在全神贯注的看着她心爱的连续剧《武则天秘史》,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样。我摇摇头,拿上车钥匙,下了楼,开着那辆崭新的「BMW」往老板家方向疾驰。
晚宴开始很平淡,似乎因为妻的失约令他们有些失望。几杯酒水下肚后,老板开始侃侃而谈,从国外见闻到他们夫妻参加的一些私人会所游戏,其中的开放及淫靡程度听得我膛目结舌。
我与老板关係一直不错,却是第一次听他讲这些很隐私的事情,以前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外,彼此生活中的事情只是泛泛而谈,从未涉及如此私密的东西。我有点受宠若惊,心想人与人就是如此,通过超越界限的亲密接触,挡在关係临界点的那道屏障会很轻易被撕破,上周发生的事便是撕破我与老板之间那道屏障的利刃,进入了一个更深层次的交往。
我并不是没有接触过这些隐秘的夫妻游戏,但接触的渠道仅限于网路上那些五花八门的网站,从文字及图片上略窥一二而已。但亲耳听当事人讲述那些真实的经曆,参与其中的老板夫人也在旁边打趣、调笑,顺带补充几句,却是另外一种感受,那种兴奋、激动,很难用语言形容,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于是憋得满脸通红,根本不敢去看老板和张姐的眼睛。
「好了,别再讲那些风流史了,小风还年轻,没经曆过这些,你把人家吓到了。」张姐似乎感觉到我的不自在,打断了老板的话。
「就因为他们还年轻,才要言传身教。小风是自己人,怕什幺?不好好引导他们找到人生的真正乐趣,枉过此生。」老板喝了口酒,继续说道:「今天不知明天事,意外中断的人生太多,能活着并享受生命带来的愉悦,那就是最大的幸福,小风上周的表现很好,是个可造之材。」
从上周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我们四个人之间从未再提起过,第一次摆到台面上来说这事,使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老板和张姐都没再说话,我更不知道应该说什幺,于是安静得只能听见挂在墙上时锺秒针跳动的「嗒嗒」声。
过了不知多久,老板的声音再次响起:「小风啊,今晚留下来跟你张姐和我玩3P怎幺样?」正在我错愕时,张姐补充道:「小风,不是姐说你,小娟一时接受不了,可以慢慢引导,你一个大男人,还这幺扭扭捏捏的,换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囧在当场,一切都那幺的真实,这些平时浏览夫妻网站时脑海裏的想像,难道真的就这幺简单的来到自己身边了?这就像叶公好龙的典故,当真正的龙出现在面前时,我反而不知所措,难以接受。
这是在下套吗?老板在妻身上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为什幺还要下这个套?他是想要长期占有妻,让妻成为他的玩物,直到玩厌了为止?……我的脑海裏瞬间转过无数个念头,心情複杂之至。
「小风,我们只在私人会所裏玩过这种游戏,外面还从没试过,更别说在自己家裏,你跟我这幺久了,我今天是真把你当自己人,其他人我还信不过呢!」老板见我半天不说话,以为我是因为不好意思而紧张,于是刻意用言语进一步拉近关係。
我知道如果今天晚上留下来跟老板夫妻同乐,那幺老板也会在未来的某天与我和妻同乐,妻能接受吗?我能接受吗?我还没做好思想準备,妻更是连準备都不愿意接受的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走出老板家的门,精神恍惚的我连车也没有开,直接打的回到了家,晚上强硬的与妻发生了关係,用的正是那晚在车上老板干妻时的姿势。在欲火燃烧的熊熊炽焰中,老板那张被情慾扭曲的猥琐笑脸与张姐那张风情中带着淫蕩的媚脸交替出现,火光中似乎隐隐呈现出老板与我一前一后尽情在张姐嘴裏、胯间惬意驰骋的身影……
镜头模糊辗转,中间被玩弄的对象忽然间变成了妻,我依稀间仿佛听到了老板那满足的淫笑声,终于再也忍受不了,『娟啊,你知道我有多幺想与老板夫妇3P吗?但为了保护你,我拒绝了他们。你是我的挚爱,一次已经让我痛不欲生了,再次将你出卖我能承受得起吗?我不能!我永远不会再让你被其他男人玩弄了!』我在心裏吶喊着。
而与此同时,饱含爱意的「蝌蚪」们欢快地顺着喷薄而出的白色浆液,努力游向妻的子宫深处,寻找着圆形的爱巢,争先恐后,殊不知一个星期之前,带着另外基因的一群匪类曾经来过,游览了这块宝地,并在此留下了「到此一游」的印记,这块烙印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和妻的心裏。
妻望着筋疲力尽的我讥讽道:「怎幺,张姐没能满足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