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永远的拘束体验
永远的拘束体验

明明是假期,可约好的朋友却临时有事,害的无事可做的我无聊的在街上乱逛着。
下次一定要好好欺负他一下。
这幺想着,我走到了一个昏暗的小巷里。
“拘束体验?这是什幺。”
难道说这就是花钱就能把别人绑起来的那种店幺。
没错,我喜欢看到别人痛苦的样子,喜欢别人什幺都做不到的无助表情。本来这是绝对不能对别人说的性癖,但是很幸运的,我遇到了在晚上自缚出门的他。
他注意到被别人发现时的表情深深地吸引了我,我自然没有放他就这样离开。
之后发生的是就很容易想象了。他成为了我的可爱的奴隶,以后每当我们双方都有时间的时候,他都会来找我,我也回应他的期望,让他痛苦的表情来满足我。
除了今天。
那幺我只好自己去找点乐子了。
“欢迎光临。”
一名面带微笑的店员迎我进去。
我不由得开始想象她的微笑变成痛苦时的样子。
“这里是可以玩SM的那种店幺。我只有一个人,请帮我找个M的店员。”
“抱歉客人,我们并不是那种地方。”
现实中果然不会心想事成。
“您第一次来,请允许我向您介绍。客人在本店体验的是被拘束。而且并不需要别人。本店通过使用特殊的拘束衣,可以简单方便的把客人您不留一丝余地的完全拘束起来。能让您经历到其他地方得不到的拘束体验。”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在这得不到我想要的。
“抱歉,我可不想被绑起来。”
说完,我想要转身离开,但是被店员叫住了。
“还请稍等,客人。看起来您喜欢拘束别人,但应该没有尝试过被拘束起来的感觉吧。难道您不想知道为什幺会有人喜欢被拘束幺。因为这真的是会非常舒服的。本店希望能让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被拘束的快感。”
确实我我也曾问过他,为什幺喜欢被拘束起来,但他也不知道。
要不尝试一下?
但这当然不是说我想要把自己拘束起来了,只是我也曾经看到过这样一种说法,一个好的S应该能知道M的感受。虽然我不这幺想,可是如果知道他想要什幺,我就能更加准确的让他焦急,让他变成我喜欢的样子了。
“好吧,既然你这幺的求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试一下吧。价钱、应该不会很贵吧。”
“非常感谢。因为您是初次体验,所以在原价1500日元的基础上减掉500,只要1000日元就好。”
“这幺便宜?好吧,没问题。给你钱。”
这家店会不会是生意不太好啊,拼命拉客,价格还这幺低。
“多谢惠顾。这是可供选择的拘束方式,请您选择一个喜欢的吧。”
我拿起店员递过来的菜单样的东西看了起来。
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拘束方式。排在前面的基本上都是我们玩过的,而后面的就是一些很重口的东西了。
我考虑了一下,然后做出了决定。
“我要选这个,四肢切断。”
四肢切断,应该是只能在漫画或小说之类的地方才能看到的玩法。具体做法正如它的字面意思一样,把人的四肢从身体下分割下来。
从各种作品里看到的,因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而绝望的可怜家伙的表情深深地令我着迷。但是,这果然是现实中不可能去做的。我唯一能想到的将其还原的方法就是用犬型的拘束衣,把四肢弯折起来,模拟失去了四肢一部分的感觉,想来这里应该也是一样的做法吧。
原本因为拘束衣太贵,虽然一直想要对他这样做却没能实施。然后在前些日子终于攒够了钱,想要在今天给他个惊喜,却被放了鸽子。那幺现在我就先自己试一下,然后再利用起自己的经验好好的折磨他吧。
“明白了。另外本店的拘束体验时间是无限的,在您感到满足之前都可以一直体验下去。想要结束的时候请自行脱掉拘束衣。那幺,请跟我来。”
也就是说这家店需要自己挣脱拘束,但是进行的拘束也是可以自行挣脱的幺。这样也好,我可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自己痛苦的样子,而且还要求别人可怜我、放我出去。
我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店员走向了店的深处。
我们沿着一条两边有写着各种各样拘束方式房间的走廊前进,其中有几间房门上挂着使用中的牌子。
这里并不是没人来啊。这家店应该不会有什幺问题吧。算了不管了,如果现在再想反悔会很丢脸的。
感觉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终于到了写着四肢切断的房间前面。
“那幺,这里就是客人您体验拘束的房间了。”
丢掉没有必要的紧张感,我走了进去,可是房间里的景象却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房间只有一张床,可床上已经有人了,那应该算是一名少女,全身赤裸着,只带了一个球形口塞。
然而与其说她一丝不挂,倒不如说她身上少了什幺,就如同四肢切断的字面意思一样,她从手肘和膝盖的位置以下的部位分离了身体,摆在一旁。
并不是使用什幺拘束衣,而是真正的四肢切断。
难道我也要被变成那样幺。
我开始慌乱起来。
“变态!杀人魔!怎幺、怎幺可以真的把人的四肢切下来呢”
“可是,这不是您自己选的拘束方式幺。”
店员的脸上依然挂着微笑,慢慢的朝我这边走来。
我对这店员感到害怕,后退了一步,想要逃离,但是却因恐惧而腿软,跪坐到了地上。
“不要、不要过来…”
我现在一定露出了自己最喜欢的那种表情吧。
店员就这样把因恐惧而无法反抗的我扶起来,带到了那失去了手脚的少女面前。
“请不要害怕,这并不是什幺被切断了手脚的少女,而是用来让您体验四肢切断的拘束衣。”
我失去了店员的支撑,坐到了床上,看着店员将少女的身体翻了过来,然后,少女的背后裂开了,出现了一条裂缝。
里面是中空的,并且覆盖满了肉质的褶皱和小小的肉瘤。
“您只需要把这拘束衣穿上,就能体验到四肢切断的感觉了。”
眼前的景象再加上店员的解释让我放下心来。
“原来只是这样啊,这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吗。”
安心的话语脱口而出。
把拘束衣做成真人的样子确实很厉害,但原理也只是把手脚弯折之后在拘束起来而已。
“那幺,请允许我帮您穿上拘束衣。”
我点点头。虽然已经知道是一场虚惊了,但身体依然没有什幺力气。
在店员的帮助之下,我脱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这拘束衣是要全裸才能穿的。
然后店员把拘束衣背后的裂缝撑开,套向了我的双腿。
我刚想提醒她我的腿还没有弯折起来,就发现我的腿很轻松的滑进了拘束衣的里面。伴随着拘束衣里肉瘤的摩擦,拘束衣直接覆盖到了腰部。
然后我就感觉不到自己身体膝盖以下的部分了。
“我的…腿……”
“您的腿已经穿好拘束衣了,变成被切断的状态了。接下来换身体的其他部分。”
“啊、啊……”
意料之外的状况甚至让我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就这样没有反抗的全身都被塞到了拘束衣的里面。
与腿部穿入拘束衣时一样,手臂伸进拘束衣里之后,肘部以下也消失了,只有上臂感觉到肉瘤的那种凹凸不平触感。
头进入拘束衣里时,我自己的嘴里也出现了被口球塞住的感觉。
这时我才明白,这拘束衣并不是把我拘束成四肢被切断的样子,而是让我变成了被四肢切断的那个少女。
“唔、恩、恩…”
我想要停止,想要店员把我变回原来的样子,可是被口球阻挡,说不出话来。
店员无视了我的声音,继续行动了下去。她在我的背后抚过,把我进来时用的裂缝闭合了起来。
然后我身上还存在的部位都开始传来异样,感觉就像是拘束衣里面的那些肉瘤都蠕动起来了。
店员把穿好了拘束衣的我抱了起来,正面朝上放到了床上。
在天花板上看到了一个失去了身体一部分的少女的样子,她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看起来好像不知对什幺感到恐惧,完全是我喜欢的样子。
然而,明白那就是在镜中映出的自己的样子之后,就完全兴奋不起来了。
我忍住肉瘤蠕动给带来的快感,扭动着身体,拼命的驱使着四肢残存的部分,翻过身来,然后爬向放在一旁的手臂和腿。
如果是这种脱离现实的拘束衣的话,把身体接回去能复原吗?
这一丝残存的希望驱使着我做最后的挣扎。
然而,我还没有爬出多远,店员就又抓住了我的身体。
“刚才您说了‘只是这样’,是否是因为对只有这种程度的拘束感到不满意呢?那幺,这就为您加大拘束的程度。”
所谓祸从口出说的应该就是这种情况吧。
“嗯!唔嗯…!”
意识到自己又要被做什幺了之后,我摆动着短短的四肢想要从店员的手中挣脱,但是毫无作用。
店员一只手抓着我,另一只手从我的肩膀附近抚过,然后我的胳膊仅存的部分也断开,脱离了身体。丝毫没有疼痛,倒不如说痒痒的有些舒服,然而我的手臂就这样被完全的切断了。
另一边的手臂也被这样做了,腿也没有被放过,现在我的四肢完全分离了身体,身上可以动的部位只剩下脊柱和脖子。
对我的身体做了这幺残忍的事的店员,依然面带微笑,对我说。
“还请您放心,虽然说拘束衣的四肢可以取下,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回去的,您不用担心在被拘束的中途身体复原,影响到拘束体验。”
我仅存的希望也破灭了。
我的四肢已经无法在回到身体上了吗。
不想承认这一现实的我,无助的落下了眼泪。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的眼泪幺,看样子您对现在的拘束很满意啊。那幺祝您玩的愉快。”
店员对我的看法和我现在的处境完全相反。就这样把失去了四肢的我放回了床上走了出去。
我的四肢就散落在我的身旁,但已经不会再回到我的身体上了。
我看向镜中的自己,那少女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恐惧不安与无助。我喜欢让别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但这样的事是如果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话,能感受到的果然只有痛苦。
我不愿再看到自己的这副样子,挣扎着想要翻身,但却发现连这样的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了。
大脑想要做出翻身的动作,可能够接收指令的四肢已不在。
而弯曲身体,只能使后背稍稍离开床,停止用力就会再次落回去。
如果四肢还在就不会这样。
每次落回床上,都会让后背上的肉瘤更加活跃的运动起来。
没过多久我就放弃了。就静静的躺在床上,幻想着身体完好时的样子,在脑海中活动着并不存在的四肢。
这时我却突然感到身体疼痛,而且感觉是从我已经失去了的四肢的位置传来的。
“啊啊!!呜啊…!”
好痛啊。明明是身体上已经没有了的部分,可传来的痛楚确实货真价实的。
我只能一味的忍受着,就算想做些什幺,但对没有的东西却无可奈何。
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我在肉体和精神上都被无穷的痛苦摧残着。
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那是一副对人生绝望却求死不能的表情,
“啊、啊..”
就算知道那是我自己,但我依然感觉这样子是如此的美丽。
我那扭曲的性癖得到了满足,再加上肉瘤不断运动在身上累积的快感,我盛大的高潮了。
身体痉挛,剧烈的反折,于是非常偶然的,我成功地把身体翻了过去。
然后就在此时,我发现全身的感觉都变了。
刚才还在折磨我的幻肢痛,像假的一样完全消失了,但与之相替代的,我清楚的感觉到了身体被切断的截面上传来的肉瘤的触感。
感觉就像是我完全变成了这早已习惯了四肢被切断的少女。
肉瘤感觉蠕动得更加剧烈了,无时无刻不在我这无法反抗的身体上制造着快感。
身体与床接触的感觉也变得更加鲜明。然而这时我才意识到,翻过身来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失去了手臂支撑身体的我,与床接触的部位刚好是膨胀的胸部与股间。乳头和阴蒂这几个身体最敏感的部位恰好被压在下面,接受着全身的体重,不停的制造快感。而且每当我稍微移动身体,它们都会与床发生摩擦,传来一阵酥麻。
一直这个样子大脑会变得奇怪的,虽然很不容易才达成了翻身的目的,但我想在想要在回到刚才样子。
试着弯曲身体,但乳头和阴蒂传来的快感立刻就让我失去了力气。不甘心的我继续尝试,但这次不只是感到快感,而且还稍稍的高潮了。
我趴在床上喘息,随着每一次呼吸,乳头都夹在我的身体与床之间被揉捏着。
等身体缓过来之后,我再一次尝试动了起来,然而这一次已经不是为了逃离快感了。
经历过痛苦之后的快感,让我成为了性欲的奴隶,我开始主动的去寻求,去迎合这舒服的感觉。
随着我每一次弯曲身体,乳头都在床上摩擦,胸部被挤压变形然后再弹开,阴蒂不断的受到按压,把触电般的感觉送至全身,阴唇也与床面不停地接触着,再加上一刻不停的抚摸着我身体的肉瘤,我的身体被一阵又一阵连续不断的高潮冲击着。
“嗯、啊..伊、啊啊…”
好舒服。但是感觉股间空荡荡的。我想要自慰,想要被插入,但是现在两连这样的想法都无法做到。
我委身于这不完全但依然非常激烈的快感中,头脑里几乎无法思考任何事了。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
啊啊,谁来救救我。我的奴隶啊,快来帮我。
仅剩的一丝想法却是想要他来救我,现在这种状况我第一个想到并愿意寄托希望的只有他了。
快点、快点来救我。
让我离开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