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宗小雅的性路历程-连载中
宗小雅的性路历程-连载中

[p] 我站在床边,面朝窗外,猛吸一口烟,不时吐出阵阵轻烟,真的是事后一颗烟赛过活神仙!床上的巫山云雨刚刚停歇,透过玻璃的反光,可以清晰的看到床上一具年轻的雪白女体,一丝不挂瘫软在凌乱的床铺上,纤细修长的美腿,前凸后翘的妖娆身材,西子捧心般惹人爱怜的倾城美貌,呼~但谁能想到如此上天的宠儿会是我女儿,呃当然不是亲生女儿…不过也不是干女儿,因为她确实我的妻子10月怀胎生下来的……总之这件事说来话长,事情要从我还在读大学时说起……
那会我还在读大三,这年夏天暑假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留校打工挣点零花钱,给自己买了部新手机……
吃过晚饭,到宿舍冲了个凉,光着屁股躺在凉席上等待着深夜的到来。鄙人有个小癖好,就是夜深人静偷窥女子宿舍,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期间也曾经有几次大饱眼福……今天会有什幺收获呢,怀着惴惴的心情昏睡过去…
我昏昏沉沉的躺了很久,感觉手机振动知道可以行动了,起身看看,快十一点钟了,这个时间女生宿舍锁门了,正是行动的好时间,十一点前进进出出的人多很不安全,过了十一点女生多数都上床睡觉了我还看个屁。所以赶紧套上件深颜色的衣服,夜里不容易被发现。一切准备妥当,即刻出发。
这时候校园里已经很少人了,今天晚上又会有什幺收获呢?我怀着兴奋的心情直奔女生宿舍区,我们学校总共有四个女生宿舍,其中一个宿舍,是男女混住的,女生住下面三层,男生住上面三层,因为女生少一些三层还有几个的男生宿舍被铁栅栏从楼梯中间隔开,楼道里还单独装了监控。
这个宿舍后面是食堂,宿舍和食堂之间有四五米的空地,为了保护宿舍的安全,狭长的空地两面是围墙,一面有铁栅栏围着,这种防御对我来说相反,因为栅栏很容易爬进去,又不担心突然有行人路过,反而成了保护我偷窥的屏障。这就成了我最喜欢的偷窥地点。
我像往常一样看到四周无人,快速翻进栅栏,先隐藏到里面茂密的杂草里,确定没人发现之后,猫着腰蹑手蹑脚的向宿舍的窗口靠近。因为是暑假,所以并没有几个房间有人。几十个窗口只有三四个窗口透出灯光,因为这个宿舍是男女混住的,关门相对比其他女生宿舍晚,据我的经验,十二点关门前还会有人回来,我开始逐个探视有灯光的窗口。由于天热,窗户都开着,只是挂着窗帘遮蔽视线,窗帘当然不成障碍。几个房间探完,不禁有些失望,两个房间没人,另外两个房各有一个女生,长相都不怎幺样,在埋头玩手机,没什幺好风景,别无它法我只有轮番监视,等待时机……
过了大约半个多锺头,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处于宿舍楼最深处的窗口亮了灯,我赶紧向那里移动,到了窗户下面,我小心翼翼探头向里面张望,窗帘开了一半,里面的情景映入眼帘,一个长头髮的女生正背对着窗户整理床铺,她穿着白色的修身连衣裙,从后面看身材倒是不错,身高应该有170,薄裙下面隐约透出臀部丰满的轮廓,她转身的时候,我赫然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男生谈其「色」变的宗小雅(化名)。她是我校英语专业的学妹,也是校舞蹈队当家花旦兼队长,闲暇时男生宿舍经常谈论的校园女神中,她是被谈论的最多的一位,很多关于她的事情都是在闲聊中获得的。宗小雅是英语专业大学生,四川人,平常住在重庆亲戚家,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她住这个宿舍,只是不清楚校花暑假为什幺也没有回家,不过我倒是希望她以后都住这!
我当即决定放弃其它房间,今天就一心驻守这里吧!嘿嘿。说不定今晚能占到大便宜喱。
整理完床铺,她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开始看起来,看样子不会很快熄灯睡觉,我蹲下身,做贼心虚的又观察一遍四周的情况,确定没有危险。偶尔探头看一下里面的状况,大约过了十多分锺,我正準备再次探头,忽然头上的窗帘「唰」的拉上了,我赶紧缩紧身体躲在窗下的阴影里,心突突的跳的厉害,差点被发现,那今晚可就乐子大了。定定神儿,我又兴奋起来,拉窗帘意味的就是准备做一些担心被人发现的事情了,稍过片刻,我伸出头,用惯用的方式轻轻的从外面撩开窗帘一角,从刚好透过一直眼睛的缝隙向里面张望,果然她正在脱衣服,修身的连衣裙不是很好脱,白色的内裤包裹着的丰满的屁股,可能小雅经常运动的关係,内裤的一边缩到了屁股沟里,半边雪白的屁股露在外面,比想像的还要丰满细腻的多,很快的她已经用手拉住内裤边缘恢复了原状,这种难得一见的风景使我兴奋异常,下面的兄弟突突的挺了起来。我仔细审视着小雅发育成熟的各个身体部分,随着转身走动,她整个身体分毫毕现的展现在眼前,终于看到了她爆出胸罩外的丰满淑乳,平时看,小雅的身材就前凸后翘十分火辣,现在只穿着内衣反而少了一分热辣多了一分单纯,反而更加性感诱人,川妹子的身材果然名不虚传,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一般情况下我的收获就到此结束,穿着内衣的半裸娇躯,再幸运的话遇到她们脱下乳罩,看到雪白的乳房粉红的奶头,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很爽的事情了,运气逆天还能现场直播到换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或是或稀疏或浓密的阴毛~当然最多遇到的也就是现在这样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开启了和宗小雅一段荒淫无度的传奇经历。
可能是天气太热加之宿舍里只有自己一人还拉起了窗帘,宗小雅比较放松,看来是不打算在宿舍里穿外衣了,半裸着拿回书本看起来,我也一边咽口水一边饱览里面的春光,忽然「笃笃笃」,敲门声「谁呀?」「开门,是我……」门外响起有点耳熟的男声,宗小雅瞬间骤起了眉头,甚至脸上挂上了些许害怕的神情。
都这时候了怎幺会有男人的声音?而且声音有点耳熟,小雅明显听出了来人身份,「很晚了,有事情吗?」外面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开门,开门,听到没有……」「你到底有什幺事呀」宗小雅又问了一遍。「快点儿快点儿」男人开始不耐烦。宗小雅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无奈的套上裙子走向门边,男人不停的低声催促,宗小雅打开门,门外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不是宿舍管理员老杨?我说声音怎幺这幺耳熟,宿管为啥三更半夜的敲校花的门?
这个宿舍人员情况确实有些复杂!男女混住所以学校安排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退休老头做管理员。宿管是本地人,姓杨。我曾经到这个和他打过交道,五十多岁,五短身材,黑瘦黑瘦的,满脸花白的鬍子茬,当过兵,上过战场,扯远了。此时此刻,我脑子里一团乱麻,宗小雅怎幺和看门大爷扯上关係了?难道两人会发生点什幺?!那就是很劲爆的饭后谈资了~老杨反身锁上门,这时候宗小雅显得很慌张,她似乎很害怕老杨。
老杨转过身,露初一脸笑容,伸手就朝宗小雅的脸蛋上摸去,「妹儿,想我没的,嘿嘿嘿嘿」老杨盯着宗小雅漂亮的脸。
宗小雅来不及躲闪,脸上被他实实的摸了一把,立刻躲开,「你又来干嘛…」颤抖的声音对老刘说着:「你不要再来了行不行?我求求你了……」从话里听得出来,老杨好像跟她有什幺事情发生过……校花跟一个看门老头能有什幺交集?
看到宗小雅躲得远远的,老杨满脸堆笑的说:「丫头,过来撒,我刚才无意间看到你回来,过来探望一下你撒,躲那幺远我能吃了你?」
宗小雅躲到窗边,老杨一边说一边向窗边走了过来。我赶紧缩身。竖起耳朵听着屋里的动静,听不清他们的对话的内容了,不过老杨的声音一会儿变得很强硬,一会儿又很温和。宗小雅没说什幺话,我只是听到她似乎一直说:「你快点走好不好……」
过了一会儿,两人不再说话,也没听到老杨出去的声音,里面隐约传出宗小雅的声音:「不要再折腾我了好不好,会被别人知道…不要……」声音离开了窗口。
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心直起身,从窗帘的缝隙向里张望。宗小雅已经半坐在床上,老杨站在她前面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一直手粗鲁的抚摸她的脸,宗小雅用力扭动想摆脱,老杨见她挣扎,立刻变得很粗暴,一巴掌扇在她脸颊上,啪!宗小雅啊的尖叫一声,尖叫声从房间里穿了出来消失在阴沈的夜色里。老杨凶狠说道:「不要叫,再叫老子弄死你,上次吓老子一跳,还赔了不少钱,这次连本带利还给我!」宗小雅似乎很害怕这个黑瘦精干的老头,毕竟老头当兵时在战场上杀过人,身上有股子煞味,校花缩着身子不再挣扎,「对了嘛,这才是好丫头嘛!」边说边把宗小雅扳倒在床上,手掌迫不及待的抓住挺起的乳房揉摸,力量很大。宗小雅发出低声的恳求声[求求你,轻点,很疼,真的疼,之前的伤都还没好…]但发现老杨并没有停手的意思,校花放弃了本就微弱的反抗,手臂搭到脸上遮住自己。
任由老杨继续在她身上肆意的乱摸,雪白修长的大腿和内裤紧裹着的隐秘的部位清楚的映入眼帘!这是?!!有重头戏呐!
屋内老杨冒火的眼睛盯着女大学生两条纤细修长的雪白大长腿,双手伸进小雅紧闭的大腿间强行往两边分开,然后在大腿上摸弄,手指按住阴部凸起的部位揉搓,敏感部位被触摸到,宗小雅下意识的缩紧身体,喉咙里发出低声的抽泣。不一会儿,老杨停止了粗暴的动作,以命令的口气说道:「乖乖的吭,跟我过来,你不想咱俩的事让你同学们都知道吧,快点儿!」说着直起身,宗小雅似乎知道躲不过,屈服在老杨的胁迫下,默默起身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裙子,穿上刚被甩掉的凉鞋,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亦步亦趋的跟着老杨出了寝室门。
这可急坏了窗外的我,重头戏没开场就结束了???老杨带着校花去开房了?!那还有我啥事,不对…这货值夜班!传达室?老头看门有睡觉的地方!幸好,传达室位于建筑这一面的中间部分,等他们出了门,我立刻蹑手蹑脚的转移到传达室窗下,窗户开着,当然有窗帘,我听到里面关门的声音,传达室隔开了两个部分,靠窗这一面是老杨休息的地方,我曾经进去过一次,里面很小,一张单人床,一个茶几,一把藤椅,里面就没什幺空地了,从窗帘缝隙向里望,刚好宗小雅推开小门走了进来,老杨随后跟进来关上房门,果然被我猜中。今晚逮到大鱼了…
此时老杨完全没有了平时老实巴交的样子,他上来抓住宗小雅的肩膀把她推倒在窄小的单人床上,此时宗小雅认命似的缩着身子一声不吭的任其摆布。
老杨迫不及待的撕扯着宗小雅的衣服,并没有平日里的AV片里那样给女生身上留下点衣物制造点朦胧美,而是粗暴的扒光了校花身上本就不多的所有衣物,几下的工夫,宗小雅已经被扒到不着寸缕,里面日光灯照得很亮,少女赤裸纤细的胴体白到耀眼~
老杨也很快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黝黑瘦小的身体跟他面前的雪白形成强烈的反差,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会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一个是大学里人见人爱的女神级校花,一个是猥琐龌龊的看门老头,不公平!我要不要冲进去英雄救美?不过现在校花并没丝毫反抗,倒像是默认了色老头对她的侵犯行为,我这幺贸然冲进去会不会…挨揍…老杨可是退伍兵…呃…还是把这幕录下来再说吧,掏出提前充满电的手机,哈哈咱倾家荡产买的手机,128g的内存,这会排上用场了!…
老杨毫不犹豫的扒开宗小雅的双腿,双手在她下身胡抓乱摸,然后把头埋进少女被大大分开的双腿中间,立刻从那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吸吮舔舐声,[呀!~吖别别…哪里!~不可以的!!怎幺可以…吖~别~别咬]听得出老头儿此刻正很卖力的舔着校花的阴部,时而啃食一下校花的阴核,校花刻意压低的的声线让我庆幸刚才没有轻举妄动!一个花白的头颅在雪白的大腿中间扭动。我观看的角度正好在侧面,偶尔可以看到老头的舌头在阴部舔噬的样子。老头舔得很仔细,一会儿是从上到下顺着阴唇的裂缝滑动,一会又凑上去啪嗒啪嗒的用力吸吮舔舐,小雅大腿根部估计已经粘满了老头的口水,亮晶晶的闪着淫糜的光泽。此时老头的双手也没闲着,从侧面抱紧少女的屁股,一边抚摸,一边或轻或重的拍打,发出啪啪的响声。我深深的呼吸几次,继续向里面张望。老杨已经停止了刚才的动作,战场移到了那张藤椅上,老杨正摆弄着校花的身体,把她按倒在藤椅上,分开两条白玉一般的纤纤玉腿分别搭在藤椅两侧扶手上。
椅子正对着窗口,离我的眼睛最多不到两米的距离,小雅已经放弃抵抗处于不挣扎不叫喊半推半就状态,羊脂玉一般娇躯一丝不挂的躺在宽大的藤椅上,雪白的胴体在老杨的摆弄跟舔舐下,慢慢被勾勒出诱人的粉红色,而老头好像不甚满意,蛮横的将校花的纤纤玉腿分开到极限,摆弄成标准的大写M!狭小的空间明亮的灯光让校花的下体分毫毕露在我眼前,给了我大饱眼福的机会,不愧是小雅,上天似乎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宗小雅!小穴都生的那幺完美,从阴部到肛门仅仅比白嫩的大腿有一点细微的色差,主色调还是淡粉色!阴毛不是很密,浅浅的黑褐成小倒三角状稀疏驯服的轻扣在两片异常丰满却又紧紧闭合的大阴唇正上方,而我一直神期待小雅神秘穴口的样子,这都没曝光在我眼前,即使小雅的芊芊玉腿被掰成大M型,穴口位置也只能看到一条粉嫩的裂缝,穴口被丰满的大阴唇紧紧的护住~导致我没有视奸到小雅穴口内部的样子,不过有幸如此近距离的观看极品一线天馒头逼也不错!我正仔细观察的功夫。老杨黑炭般的身体忽然挡住了我的视线,唉~一颗上好白菜总归还是被一头老黑猪拱了!校花的表情里惶恐跟害羞占大半,抵抗跟害怕的情绪反而不多,可见小雅并非初经人事,我就说嘛,这幺漂亮的女生都上大学了还是处女的话,简直就是人神共愤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宗小雅的第一次给了哪头猪,简直不要太幸福!!……额,想多了,宗小雅现在至少明面还没交男朋友,但也没规定人家之前或者暗地里不能交男朋友嘛!虽然今夜小雅并非自愿,但看得出她明白一个道理:被杨宿管堵在宿舍,自己还给宿管开了门,那就注定失身,与其被他强奸弄伤,不如索性任他施威,何必跟自己身体过不去?看得出小雅并不是胸大无脑型的!
被老杨双臂架在两边的纤纤玉腿,在日光灯的照射下和老杨黢黑的后背形成耀眼的极端反差,白的刺眼!手机镜头里,小雅裸露在外的身体惶惶如仙女下凡~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仙灵之气,但白玉一般的脚趾紧紧内扣着,看得出校花的紧张~
不过这却更加坚定了让她成为我女人的信念!这幺漂亮的女生能得到就烧高香了,谁还关心其他的,而且就冲我手里的影片,不怕宗小雅不就范!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想仰天长笑!暂且先让这老头爽一下好了!
老杨单腿跪在校花白花花的胴体前面,由于他身体短小,这个的位置刚好适合他插入,老杨背对这窗户这边,左手抓起小雅的脚踝,右手伸到前面,不知道是在摸小雅的阴部还是在蹂躏小雅的酥胸,只见他右臂忽然收回动了几下,然后黑瘦精干的屁股猛地向宗小雅的身体压了过去,「吖~吸吸~疼疼疼…轻点轻点…吸吸,嗬嗬,轻点求你…求求…慢点~慢…要裂了…吖!!」虽然看不到校花的表情,但从校花嘴里传来阵阵的倒吸气和嘶嘶求饶声,听着就让人兽血沸腾。老头见状微微抬起身,从他胯下露出了两人身体交合的部分。只见一根黑黝黝的鸡巴死死的挤进了少女的阴部,两片撑得几乎裂开来似的阴唇紧紧含住粗大的鸡巴,一双纤纤玉手死命的抵住老杨的小腹,努力的不让他再进一步,老杨头的家伙尺码还真不小,这幺大的凶器招呼都不打直接一杆到底,看着都疼。「吖~吖~~!慢点…慢点…求求你伯伯哼…吖太疼了…求求你温柔…温柔一点嘛…」没听错吧?女神宗小雅竟然对一个老头撒娇!!宗小雅也许知道逃不过这一炮,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量配合着老杨,包括用撒娇来减轻老杨的强硬索取…不过老杨并不解风情,可能怕女孩的呻吟娇喘召来麻烦,随手抓起小雅的内裤揉成一团,准备塞进宗小雅嘴里,可能又觉得光内裤体积太小,顺手又把小雅的一双棉袜从脚掌上扯下来囫囵一起包进内裤里,扳住小雅的俏脸,一把塞进小雅的檀口「呜呜~呜呜…呜~」宗小雅娇嫩的脸颊当即绯红一片,努力的摇头呜呜的叫喊想把嘴里的内裤跟袜子吐出来,我猜肯定是想说内裤脏跟袜子脏!老杨头根本不理小雅的抗议,宗小雅摇晃了几次脑袋,发现毫无用处,羞愤的瞪了一眼老杨就沉默了,老杨就像没事人一样,下体一直满满的填充着小雅小穴,不过除了开始那几下前后抽送,现在动作更像是老杨在摇一台农用拖拉机,用自己跪着的那条腿做支点不断上下左右的画着圈~左三圈右三圈,配合老杨那精瘦的身材像极了一只野猴子!逗得我差点笑出声!可恨老杨这样的动作总挡住我的视线,让我没办法观察到小雅此时的表情…「呜呜…呃~~呃~」耳边充斥着小雅被压抑过后依然甜美的声线,不时发出低沉的呜咽,声音里透出小雅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呻吟里听不到享受,听出来的倒像是在受刑!可能老杨的尺寸远远超出了小雅美鲍的承受范围,也可能是因为老杨前几下完全没有怜香惜玉,弄伤了小雅娇嫩的花径…混蛋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窗外的我,看着老杨黝黑的后腰滑稽的起伏画圈,以及小雅不时传来的低沉呜咽,我只能不断脑补此时发生在小雅旖旎淫糜酮体上的各种秽事,下面的小弟硬的生疼,我现在才明白偷窥也不一定都是快乐的…!我只能默默地继续忍受这一切!
耳边继续传来宗小雅压抑的「呃~呃…呜呜~呃呃…呃!唔」断断续续的呻吟,让人欲火焚身,而且这呻吟声中明显带上了一丝痛苦之外的声音,我不愿多想,太便宜这个色老头了!
只是不知等宗小雅看到这段视频会是什幺精彩的表情呢,最好能多拍一些露脸片段...这样更有说服力!也不枉我肉棒硬的这幺辛苦。
…「呃~吭吭~呃呃…啊」塞的那幺严实宗小雅都叫出声,老杨要不给她塞住上面的小嘴她能把整栋楼都叫起来,老杨不吭气不心急的开始缓慢的摆动屁股,不在做搞笑一般的画圈运动,看来老杨觉得前戏足够了,不过听小雅的声音确实没了刚开始的痛彻心扉,转向鼻音发声了,媚音渐渐多了起来,从老头动作幅度来说估计是九浅一深,看来是打算持久战了,「吭~吭吭~吭~呃啊~呃~吭~呃~呃啊~」宗小雅隔三差五的就发出几声低闷痛苦的呻吟,仿佛是证明老杨深插一下的威力,挂在老杨胳膊两侧暖玉样芊芊玉腿随着男性的耸动律动着,十根晶莹剔透的脚趾不时狠狠地内扣在脚掌顶部,想得出来小雅的花径花心在不断的被摩擦顶捻蹂躏,小雅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深嵌在自己花径深处老头的分身上了,这时老杨似乎开始怜香惜玉,此刻他的动作缓了下来,更多的是紧紧贴住宗小雅的身体微微的蠕动,双手也在前面我看不到的地方活动,我只能看到一个黑瘦身体两边修长的玉腿携着玉足不停的颤抖,时不时地脚尖绷紧内扣直指屋顶,一会又仿佛脱力一般的缓缓落下,不过美腿落下的位置却从老头的双臂到了老头的肩上,在那里小雅的玉腿似乎找到了依靠,唉练舞蹈的身体柔韧性真不是盖的,这个动作小雅的身体该直接对折起来了吧。我不禁暗骂死老头太能吊人胃口了,换了我早就忍不住狂插一通了,老家伙难道是?年老体衰?就这样过了足有五分钟「呃~呃~呃~额~额呃…」听宗小雅平缓规律的呻吟中开始夹杂娇媚的哼声?!哼声渐渐变调,不再单一痛苦的闷哼,声音开始婉转,慢慢的直到完全听不出痛苦的声音了,多起来的是异样的媚哼,大概小雅的甬道已经适应了老杨的巨大了吧,修长的双腿开始本能的收拢穿插,当穿过老杨的手臂碰到老杨的后腰时,竟不自觉的把双腿扣在了老头精瘦的腰上,黑白的强烈对比差点晃花了我眼睛。当小雅小腿合拢碰触到老头腰身时,老杨似乎突然被踩下了油门,屁股开始逐渐加大摆动的幅度,但还是看不出明显抽插的动作,「呃呃呃~呃呃呃」又这样持续了一会,老头终于开始了快速而且大幅度的抽插,每次下体的拔出动作都把小雅的纤纤玉腿撞到几乎散开,小雅竟然回应起老头,纤纤玉腿时紧时松的扣在老杨的腰身上,慢慢随着老杨的抽送起伏,小雅身体的律动竟慢慢跟上了老杨的节奏,在老杨屁股后撤,龟头马上离开交合处的瞬间,小雅也跟着完成一个配合动作就是收紧双腿提臀挺腰,定住最后半个或者大半个龟头不让它与小穴彻底分开,小雅似乎知道接下来她的下身会接受的可能不止单方面的贯穿的撞击,绷紧的屁股,上扬的宝蛤专为迎接老杨的下次进攻蓄力,不断地接纳老杨的攻击贯穿[蒽~蒽~蒽~蒽~~]几十下的迎合撞击,小雅下体跟大腿内侧绯红一片,通红的屁股时不时的就被老杨的腰力带离藤椅,然后又得狠狠地亲吻藤椅,藤椅被弄得发出有节奏的吱呀声,下体撞击发出的啪啪声渐渐变得响亮。「呃呃呃~啊啊啊啊…啊~~」老家伙不动不要紧,动起来还真是不输打桩机,动作的频率和力量让我吃惊,而我更惊奇的是宗小雅的身体本能对做爱的悟性,那幺短的时间内能跟老杨配合到近乎完美,我如果不是从刚开头就开始看,完全不相信女生的身体可以这样神奇,从肢体僵硬的完全不懂配合,到像是十年夫妻的默契打桩只用了短短的几十分钟
老杨就这样又持续了大约十多分钟的光景,小雅屁股甚至被撞到绯红一片的时候,突然一把抱起少女嫣红的身体挪到床边。把她屁股放在床沿上,并对宗小雅耳语了两句,「丫头变浪了!不害臊了?配合的这幺好盘的这幺紧,是想干的再深点?…嗯?是这样幺,嘿!」老杨声音很小,但动作却粗暴直接,狠狠的一挺腰,加之小雅现半挂在老杨怀里!明显看出宗小雅浑身一个激灵,[吖!!]被堵住的檀口都能发出这幺清亮的惨叫,可见这下深入的威力如何,盘在老杨腰上的玉腿羞赧异常的闪电收回,空中腾挪了两下发现老杨放下自己的位置,除了可以继续盘在老杨腰上,再就只能双脚各自蹬在床沿上,那个动作更羞耻,她可做不来索性直接把雪白的大腿就搭在床外面,但这样一来本来就被揉捏凸起的乳房更显得突出。「哎呦小妮子这次怎幺不急着解释你不是浪货了」老杨站在她双腿间,黑得发亮的龟头正好对准阴道口,此时两人全身布满了汗水,老杨的鸡巴上糊了不少白乎乎的泡沫,明显是鸡巴摩擦淫穴带出来的淫水泡沫,老杨因为刚刚退出鸡巴,终于让我看到我梦寐以求的馒头逼后面阴道口的样子~圆滚滚的阴道口赤裸裸的暴露在我眼前,可能是因为老杨刚刚拔出来的肉棍太粗,大阴唇被搓进搓出太多次暂时失去了弹性,并没有马上挡住穴口被我直接视奸进了深处,当然也只是看到了更加粉嫩的肉芽而已,里面滋味如何现在只有老头知道了!虽然好想立马提枪上去驰骋一番,但小不忍则乱大谋我还是知道的!小雅阴唇两侧已满是摩擦产生的粘稠乳白色泡沫,原本就不多的稀疏阴毛也一撮一撮的贴在小腹上,一片狼籍,无声的诉说着她的小主人经历过怎样的鞭挞和蹂躏!
真心的感谢老杨,他摆弄的这个角度是最适合我这里观看,从我这角度,直接能看到宗小雅那还在滴水的鲍鱼口,不过经过那幺一会功夫大阴唇就把小穴口完全封住了,只剩下泡沫挂着淫水拉着亮晶晶丝线逐渐印湿她屁股下的军绿色床单,极品一线天啊,我再一次感叹,老头抽出肉棒的瞬间,来不及闭合的逼缝里流出的乳白色淫液浑浊中竟然还带着部分的清亮!可见校花的体液是多幺纯净~校花的鲍口在老杨抽出去的瞬间就开始快速恢复闭合,把大多数的没来得及流出的淫水锁在逼内…真的是不要太极品呀!!
老杨可不知道窗外还有人看着他们,自己稳了稳鸡巴重新插进了校花的阴道里,这次我看到了插进去的全过程,老杨似乎对女人的生理结构特别熟悉,他十分麻利的折起掰开小雅那双修长匀称的大白腿,龟头撑开刚刚封闭的馒头缝,身体微微下沉然后猛的一个上提,黑粗黑粗的鸡巴立刻埋进了宗小雅的身体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此时老树根似的阴茎留在阴道口外面还剩3艹M左右,「啊!!」随着小雅的惨叫,我才明白原来老头的鸡巴一直没有完全进入小雅,从宗小雅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呻吟的声音,好像顶到了花心也到了她所能忍受的极限,露在外面的黑褐色阴毛衬托的粉白肌肤更加耀眼!
老杨似乎对没有完全被小穴吞进去不满,直接用快跟宗小雅大腿一样粗的胳膊,把宗小雅的双腿直接折向了她的头部,随手拿来宗小雅的连衣裙当做绳子,把她折过去的左腿拴在了床头上,还能这幺玩?!「哼~呃…」宗小雅在这期间竟然没有太大的反应,真不愧是舞蹈队队长兼领舞,身体真软,小雅任由老杨将自己的一只脚腕拴在了床头上。做好这些老杨重新动起来,他动作不快,幅度却很大,每次都是几乎快要把鸡巴整个都抽出来的时候停下来,留住半个龟头在里面,用手指在阴蒂上揉搓,然后鸡巴缓缓没入小穴直至全部插入其中,「呃~呃~呃~啊~~奥…嗯哼…嗯哼…」无视宗小雅瞪大的双眸和辛苦的喘息…老杨真下的去狠心!两人的耻部彻底紧密贴在一起,嘴里还啧啧的戏谑着「女子生娃那幺大都能盛下!俺这肉棒才十五六公分,还留在外面一截,这幺好的逼可惜阴道短了点,子宫留着干嘛不开发出来浪费了你这极品逼呀,啧啧…我帮你未来的老公开发一下这里吧,宫颈口刚开发可能痛点通开以后再碰上肉棒比我长的说不得你还得感谢我…」老杨身随话动只剩下宗小雅低沉难捱的「呜呜…呜~呃~~呃呃唔…」
嘴巴被堵的宗小雅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鼻音或者喉音根本听不出她想表达的意思,老头就保持这样的姿势摆动几下屁股,像磨墨一样让两人的耻骨来回摩擦。真佩服这老色狼对付漂亮女生这幺有耐性,不慌不忙,一次又一次的做着有节奏的运动。渐渐的这样深入浅出百余下,「奥~奥奥…奥~~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宗小雅一直平躺的身体渐渐又开始扭动配合起来,呻吟声也渐渐娇憨迷离,直击男人最原始的兽欲,洁白如玉的曼妙裸体再次泛起粉红色,勾勒出年轻女孩这时候应有的粉嫩纤细,更夸张的是老杨原本露在外面无法被完全容纳的最后几公分肉棒,竟然随着老杨的不断顶碾,老杨黝黑的下半身渐渐无限靠近身下的雪白!最终在宗小雅一声声酸麻的呻吟声中,老杨的肉棒全部送入了宗小雅的身体!此时如果能进入宗小雅的阴道一定能看到被龟头撑开的宫颈口!
这时老杨忽然伸手拽出了塞在她嘴里的内裤,「呵~~~呵~~~~」宗小雅满脸媚红的大口呼吸着,从喉咙跟鼻腔内发出一连串的颤音,玉腿抽搐一般的打着摆子,脚背绷得笔直,高潮叫床在AV里很常见但那大多是装出来的,真正的高潮叫床是什幺样的又有多少人知道呢?而我眼前的小雅告诉了我答案~宗小雅高潮了!!对我来说这简直是最烈的春药,终于忍不住狠狠的将今晚第一泡浓精撸射在离校花一墙之隔的杂草从里,此时老杨将恶心的将鼻子贴在刚从校花嘴里取出的内裤上闻了闻,操着沙哑的声音讽刺道「你这丫头不愧是那群毛头小子嘴里的校花吭,连口水都带着淡淡的香气…只怕他们都不敢想,一向美丽动人的校花,此时却乖乖的躺在我这糟老头胯下,想怎幺玩就怎幺玩,想怎幺蹂躏随便我蹂躏」
[/p]

[ 此贴被八斗猫鱼在2020-04-25 09:42重新编辑 ]